或许5到10年后,当我们想到重庆时,映入脑海的不仅仅是火锅、夜景、美女或者各种魔幻建筑,更有一大批国际化、全球化的元素。

  近年来,随着社交媒体的兴起,重庆特有的魔幻地形或者建筑,比如清晨迷雾中的朝天门、飞越长江的索道,穿居民楼而过的轻轨、8D黄桷湾立交桥、波浪形公路、现实版千与千寻—洪崖洞、防空洞里藏火锅店等,得到了重新建构和传播,使其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上热搜榜,成为网友热议的线

  与此同时,重庆传统的城市名片火锅、美女、夜景,在互联网的语境下,其价值点得以不断地放大,有不少网友因此

  戴上了“网红”这顶帽子后,重庆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得到了显著提升,而旅游业无疑是最大的红利收获者之一。

  10月26日,继被国际权威旅行杂志《Frommers》和《孤独星球》评为“世界十大旅游目的地”“全球十大最具发展潜力的旅行地”之后,世界旅游及旅行理事会(WTTC)发布报告显示,重庆成为全球发展最快的旅游城市。

  然而,我们在肯定重庆越来越受外界关注、认可的同时,还需要认清一点的是,这种城市营销虽然利于传播,不过,由于太过碎片化,且未能系统性地、纵深地解构重庆,以及全方位展示其城市形象,以至于大多数外地人(甚至还包括不少重庆本地人)对这座城市的印象还与10年前差不多。

  如果,非要说与之前相比有什么不同之处的话,那就是,重庆的楼变高了、桥变多了、夜景更美了、更具有魔幻属性了……

  国内影响力颇大的时事生活类杂志新周刊,在今年一篇郑重其事地介绍重庆文章里,有过这样的描述:这是一座在恶劣的自然条件下开山钻路,悬空架桥,顽强生长起来的城市,很像王家卫、陈果、许鞍华、杜琪峰镜头下的香港。

  重庆因地貌、夜景等原因,而被被外界誉为“小香港”,那不是20多年前的事吗?直到今天不少媒体还在沿用,难道不值得我们反思?

  曾几何时,崇山峻岭之中,重庆虽然是联合国大厅的世界地图上标注的中国四个城市之一,却只能在对外开放的舞台上微弱发声,甚至缺席。

  统计显示,2010年重庆进出口总值仅为124亿美元,2016年在连续两年出现下滑的不利情况下,依旧完成622亿美元,六年增长了约4倍。同期,重庆外贸依存度则从10.1%,提高到了24.2%,跃居中西部首位。

  而作为新丝绸之路的先行者,渝新欧今年2月,成为中国首个突破1000列的中欧班列,货值更是占到从阿拉山口出入境中欧班列的80%以上,开行数量及货值在中欧班列中,均处于领先的水平。

  与此同时,江北机场依托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和自贸区,通过“空铁”、“空空”、“空地”等多式联运,国际航空枢纽已初见雏形。

  2016年5月,重庆将德国一批健身器材通过渝新欧中转后空运到新加坡,成为“空铁”联运的重要探索,按照设想,这样的模式未来完全可复制到以重庆为圆心的4小时航空半径圈

  随后,江北机场又开展了三次欧洲-重庆-日本铁空联运试运行(电子料件);此外,云南运送到新加坡的大量鲜花,也通过江北机场进行转运。分析人士认为,包括“空铁”联运在内的多式联运一旦成熟,重庆有望成为欧亚货物重要的中转地。

  凭借着在国家区域发展和对外开放格局中具有独特作用,重庆自2011年起,已经连续六年实际利用外资金额超过百亿美元,这个数据同样跃居中西部首位。

  2008年12月4日,重庆农村土地交易所挂牌,该交易所以“地票”作为主要交易标的,中国的地票交易制度就此诞生。

  地票,可以理解为将包括农村宅基地及其附属设施用地、乡镇企业用地、农村公共设施和农村公益事业用地等闲置的农村集体建设用地,经过复垦并由土地管理部门验收后,所产生的“新增”建设用地指标。

  不再是用行政之手来实现,而是经由一个公开的土地市场,通过供求竞争的市场机制来完成。这个打通城乡壁垒的土地市场,基础就是制度化了的各方财产权利。地票制度只不过是重庆开拓创新的一次缩影,类似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比如,率先开通的渝新欧国际铁路大通道,不仅提升了重庆在国家战略中的地位,还极大地影响和改变了内陆物流及外贸格局。

  将沿海传统的加工贸易模式由“两头在外”,改变成了“一头在内、一头在外”,弥补了重庆深居西南腹地所带来了高企物流成本的劣势,吸引了一大批笔电企业纷至沓来。重庆,从零起步到建成全球最大的笔电基地,只用了3年时间。随后,重庆又把这种模式成功复制到了汽车和手机等领域。

  既然重庆有这么多值得向外界推介的新元素,那么该如何进行包装,进而改变目前大众的认知呢?其实,就城市营销而言,成都是一个不错的学习对象。

  成都城市营销大致可以分为两条线,一条是向外界传递它特有的优质休闲生活方式;另一条则是将成都贴上国际化、全球化的标签。这两条线,既互相独立,又相互影响。

  此外,那句“成都,一座你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的宣传口号,更是深入人心,甚至成了不少年轻人的座右铭。

  与此同时,近年来,成都还加强了城市产业、城市建设和经济发展等方面的宣传,营造了对外的新形象。

  比如,城市宣传植入好莱坞电影《功夫熊猫》;BBC、CNN、NHK全球各大主流媒体刊登宣传广告;多次在美国纽约时报广场,租用“中国屏”滚动播放成都形象广告;成都农商行赞助达喀尔拉力赛中国车队;伦敦奥运会期间,成都大熊猫出租车出现在伦敦街头。值得一提的是,这起案例还被评为2012年最具公众影响力企业社会责任事件奖。

  作为继1999年上海、2001年香港、2005年北京之后,中国举行的第四次财富全球论坛,打出了“中国新未来,世界看成都”的口号。如此高规格的政商两界同时将其视为有效交流平台的盛会在成都的举办,引来全世界对中国西部内陆城市成都的强烈关注。同时,也在某种程度上,让成都有了让自己与一线城市并肩的机会。

  除此之外,成都还曾举办过的2016年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第十二届世界华商大会等多个全球性的经济论坛,这些都是成都彰显城市风貌、吸引高端产业、融入世界经济的重要契机。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胡鞍钢曾表示,投资环境很大程度上和人居环境有关系,越是高素质的人才越会找最宜居的地区,任何人都会找生活质量高的地方,这恰恰是成都的优势。

  虽然,重庆有一年一度的“渝洽会”、和市长国际经济顾问团会议,并且还曾举办过包括2005亚太城市市长峰会、2016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等在内的多个国际性高峰论坛或者会议,不过坦白地说,不论档次、规模还是影响力,不仅无法与在成都举办的各种全球性经济论坛相提并论,同时也与自身日益提升的国际地位不相符合。

  作为一路一带和长江经济带Y字型大通道的重要联结点,重庆近年来深度参入与到全球贸易与价值链创造中,取得不菲的成绩,对外经济合作的各项指标均遥遥领先于内陆各大城市,内陆开放高地已初步建成,未来更是直指欧亚大陆最重要的“中国枢纽”和全球陆海贸易的重要节点,理应让世界听到来自重庆更多的声音。

  如果说,6年前,重庆内陆开放高地建设刚刚起步,与内陆其它城市相比,对外开放的优势并不明显,韬光养晦可以说是最优的选择,那么,如今,肩负了让世界更好地了解西部、了解一路一带重任的重庆,需要全球格局和视野进行城市营销。

  比如,重庆启动申办世界经济论坛、《财富》全球论坛等国际一流会议和论坛,同时争取类似“一路一带”或者亚欧经济论坛等世界级国际会议永久落户于重庆。

  重庆争取将“渝洽会”升格为国家级经贸展会;积极申办中国―中东欧国家地方领导人会议;争取上合组织开发银行、欧亚银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及各类经济、金融、商务机构来渝设立分支机构;争取世界知名新闻传媒机构在重庆设立办事处等。这些举措,无不彰显重庆积极融入经济全球化,打造内陆开放高地的决心和魄力。

  或许5到10年后,当我们想到重庆时,映入脑海的不仅仅是火锅、夜景、美女或者各种魔幻建筑,更有一大批国际化、全球化的元素。